东利公司与战略视野公司法律文件及中译



案件⼀:1:18-cv-02185-LJL ⽂档306 起诉⽇2020年11⽉13⽇ ⻚数1共9⻚



纽约南区法院

东利股份有限公司(EASTERN PROFIT CORPORATION LIMITED, )

东利/反诉被告⼈, )

案件编号:18-cv-2185 v. )

战略视野咨询公司(STRATEGIC VISION US, LLC, )

被告⼈/反诉东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持被告⼈的⽆限期请求的答辩书

⽇期为2020年11⽉13⽇

敬呈,

格雷夫斯·加勒特律所(GRAVES GARRETT LLC)

签字(s)/ 爱德华·D·格雷姆

爱德华·D·格雷姆, #4240172

1100 ⼤街, 2700号

堪萨斯城,密苏⾥州64105

电话:(816) 256-3181 (816) 256-3181

传真:(816) 256-5958

edgreim@gravesgarrett.com

被告⼈/反诉⼈ 之律师





被告战略视ᰀ咨询公司("战略公司")寻求排除与任何辩⽅出资⼈有关的证据。 东利公司回应称,战略诉讼出资⼈的身份与公司战略性诈赔,可能有关。⾃东利公司在战略公司的取证会上⾸次探究这个话题后,它⼀直浮现出相互⽭盾的猜测和理论,关于谁(如果有的话)最终有勇⽓来为战略公司辩护,从⽽使⾃ ⼰正中郭⽂贵的下怀。但东利公司始终没有阐明为什么这个⽤弗⾥曼法官的话 来说 "有点不寻常 “的话题,是相关的,可予被受理。审判是为了决定本案的事 实问题,⽽不是为了发现谁需要加⼊到为战略公司、其负责⼈和证⼈辩护的⽬ 标名单中。 1. 战略公司的诉讼出资⼈的身份与此⽆关。 不相⼲的证据是不予受理的。第402条----《联邦证据规则》。⽆论是在联邦 法院还是在本案的具体诉讼中,诉讼出资⼈的身份都被认定为不相关。

a. 关于诉讼出资⼈的证据⼀般来说是不相关的。 ⽤于索赔或辩护的证据是相关的。Benitez v. Lopez, No. 17-CV-3827- SJSJB, 2019 WL 1578167, at *2 (E.D.N.Y. Mar. 14, 2019). 然⽽,"全国各地处理 该问题的法院都认为,诉讼经费信息⼀般与证明案件的主张和抗辩⽆关 "1。

b. 战略公司诉讼出资⼈的身份已被认定为不相关。 虽然法律设⽴排除证据材料的⼀般规则,但本法院⽆需依赖⼀般规则,因为 在本案中, 战略公司的出资⼈身份已经被裁定为不相关。尽管东利公司提出相 反的主张,但弗⾥曼法官明确表示,只有在战略公司主张名誉损失的情况下, 战略公司出资⼈的身份才是相关的。


1Fulton v. Foley, No. 17-CV-8696, 2019 WL 6609298, at *2 (N.D. Ill. Dec.5, 2019)(引⽤多个权威机 构, 包括Benitez v. Lopez, 2019 WL 1578167 at *1);V5 Techs. v. Switch, Ltd., 334 F.R.D. 306, 311 (D. Nev. 2019)。

案件⼀:1:18-cv-02185-LJL ⽂档306 起诉⽇2020年11⽉13⽇ ⻚数3共9⻚

讨论东利公司的“有点不寻常的要求”2,地⽅法官弗⾥曼说:“我认为这涉及声誉 损害问题。如果有要求的话,我认为这就是我所看到的潜在相关性。”3 战略公 司要求于2020年1⽉解除声誉损害索赔。根据相关规定,地⽅法官决定:“我真 的不需要深究[战略的出资者的相关性]或对其进⾏进⼀步的分析。”4 通过反对 “战略”的反对动议,东利公司寻求利⽤审判来发现并获得与发现⽆关的东⻄。 什么也没有变。

2. 即使Strategic’s的出资者身份有条件相关性,东利公司削弱的推论链的证明 价值也远逊于FRE 403的反补贴要求。

即使按照东利公司的理论,战略的投资⼈的身份也是有条件的相关。也就是 说,与Strategic欺诈指控的任何相关性都取决于证明⼀系列初步的和迄今未提 出诉讼的事实-案中案。敏锐的法官弗⾥曼,她在⼏个⽉前评论说,出资者的 身份取决于东利公司将“ A点”连接到“ B,C和D点”的能⼒。5

“当⾯对有条件相关性的问题时,地⽅法院应审查案件中的所有证据,并决定 [事实审理⼈]是否可以以⼤量的证据为依据,合理地找到有条件的事实。”美国 诉Coplan,703 F.3d 46,81(2d Cir.2012)(引述Huddleston诉美国,485 U.S. 681,690,108 S.Ct. 1496,99 L.Ed. 2d 771(1988))。 “当证据的相 关性取决于事实是否存在时,查证必须引⼊⾜够的证据来⽀持该事实确实存 在。” Fed. R. Evid. 104(b).

ECF 213, 65:24-25 (2019年12⽉2⽇发现会议) 2

ECF 213, 76:11-17. 3

ECF 213, 76:17-19. 4

ECF 213, 75:12-17; 76:9-19. 5

为了证明东利公司⼀连串的事实推论,考虑到去年6对战略视ᰀ咨询公司的最 新实控⼈的质疑,需要被诉讼⽅(战略视ᰀ咨询公司)提供为被诉讼⽅出资⼈ 的身份相关信息。从辩⽅摘要中的6条推断(以及在第11⼩时加⼊到控⽅(东利 公司)的证据清单中的⼀连串的证据),东利公司现在似乎已经摒弃了之前的猜 测, 即⼀名叫吴征(Bruno Wu)的中国男⼦正在向战略视ᰀ咨询公司⽀付费 ⽤,⽽是认为战略视ᰀ的法律费⽤是由⼀位名叫尼克·拉姆·戴维斯(Nickie Mali Lum Davis)的妇⼥和⼀位叫埃利奥特·布罗依迪(Elliott Broidy)的⼈承担,或 两⼈共担。根据新闻报道和东利公司提供的证据清单中的⼀份认罪协议中所 示,拉姆·戴维斯和布罗迪最近认罪,他们在未在美国注册为外国代理⼈的前提 下,以⻢来⻄亚国⺠身份游说特朗普政府和司法部。据称,他们这次犯罪⾏为 的⽬标之⼀是开脱他⾃⼰的犯罪案件和将郭⽂贵遣返回中国。假设出于争论的 ⽬的,这些证据中传闻指控具有⼀定准确性,以下是东利公司需要详尽列出和 佐证的事实清单,这些事实须由Lum Davis和/或Broidy(“疑似资助⼈”)诉讼合 法资助并成为战略视ᰀ公司的欺诈指控之关联。

东利公司需要证明疑似的出资⽅是中共。东利公司声称:“有证据表明中共或 其下属正在资助战略视ᰀ公司的虚假的欺诈指控⾏为。有证据表明,中共正在 资助诬陷郭先⽣的这⼀相关案件,这验证了郭先⽣声称⾃⼰是反共者这⼀事实。 按照东利公司⾃⼰的逻辑,疑似出资者是⽆关联的,但东利公司⾄少可以证明 他们是主观希望从中共收到付款。但根据东利公司的证据显示,卢姆·戴维斯 (Lum Davis)和鲍⾥迪(Broidy)都没有认罪从中共接受过资助。

6 以下讨论⽆意否认或认定东利可能试图从其新陈列中得出的推论。相反的,它只是⽤来说明不可避免的 证据⻛险,这将通过允许东利使⽤线索来探索其有关谁是否⽀持战略公司的新理论⽽造成的。


但根据东利公司的证据,卢姆·戴维斯(Lum Davis)和布罗易迪(Broidy)都 没有承认接受中共的钱,甚⾄代表中共⼯作。也没有证据表明,这两⼈中的任 何⼀个⼈选择为中共⼯作,违背美国的利益。

东利公司需要证明,疑似资助⽅仍在为中共⼯作。推论链的下⼀个环节 是,疑似资助⽅⾄今仍在为中共⼯作。然⽽根据东利公司的证据,卢姆·戴维斯 和布罗易迪对 "不晚于2017年3⽉⾄⾄少在2018年1⽉或前后7 “发⽣的违反《外 国代理⼈登记法》的⾏为表示认罪。这项诉讼直到2018年3⽉才开始,东利公 司承认,即使按照最新的“第三⽅付款⼈”理论,⽬前的⼀个或多个资助⼈也要 到2019年6⽉才参与其中。8除⾮东利公司可以证明他们为中共⼯作,并⼀直持 续到2019年,否则由卢姆·戴维斯或布罗易迪资助的战略防御是⽆关紧要的—— 这与政府的指控相去甚远。

东利公司需要证明战略公司的有利结果将引发郭某的驱逐出境。接下来, 东利公司需要证明战略公司在这⼀诉讼中的成功与郭某被驱逐出境之间存在因 果关系。东利公司⼀再将这⼀诉讼定性为简单的合同案件9,这与郭某能否留在 美国的能⼒在这⼀诉讼解决之前以某种⽅式悬⽽未决的想法背道⽽驰。

东利公司需要证明中共确实有⼀个驱逐郭某的计划,⽽且是真实的,⽽不 仅仅是为郭某提供掩护。疑似资助⽅代表⻢来⻄亚国⺠进⾏的游说 “除其他事 项外,还包括倡导[中华⼈⺠共和国某⾼级部⻓]和美国政府官员之间的会⾯。 " 10,虽然完全超出了东利公司的证据范围,但东利公司表示,这位中共官员确 实是希望将郭某驱逐出境。


PX71 at 13. 7 8

ECF 213,68:13-21(描述现任律师在2019年两套战略公司律师因未付款⽽退出后的⼊职情况)(意外 地将现任律师的⼊职年份确定为2017年⽽⾮2019年)

9 例如,⻅ECF 261 at 6(东利公司⽀持其2020年3⽉16⽇提交的简易判决动议的备忘录。)

PX71 at 13.


这是中共打算实施的真实计划的⼀部分;这是中共基于郭先⽣所谓的异⻅ 活动⽽制定的计划,⽽不仅仅是⼀个官员与郭先⽣有⾃⼰的问题的⾏为;因此, 它--证实了郭先⽣关于他是中共反对派的陈述的真实性。" 但东利没有证据证明 这些,案件中的⼀些证据实际上破坏了这个因果链的某些环节。11 简⽽⾔之,如果说疑似出资⼈—所谓的中共关系是案中案,那么中共的实际意 图(如果有的话)就是案中案。东利新证物中的传闻,让我们⽆法进⼀步了解 郭是⽀持中共还是⽀持习主席的问题。

东利公司需要证明,战略公司在同意让疑似出资⼈⽀付其律师费时,知道 疑似出资⼈是代表中共官员⼯作的。“在某些情况下,⼀项证据的相关性,从⼤ 的⽅⾯来说,取决于是否存在⼀个特定的初步事实。因此,当⼀项⼝头陈述被 依据以证明已向X发出通知时,除⾮X听过,否则该陈述是没有证据价值的。” 咨询说明Fed.R.Evid.104。同样,由于涉及实质性、依赖性和危害性等欺诈要 素,东利公司还需要证明战略公司实际上知道嫌疑出资⼈正在努⼒推进中共对 抗美国的利益—换句话说,上述所有环节都是真实的。东利公司从来没有提供过基本事实或这种精神状态的证据,在审判中也⽆法提供。根据第⼆巡回法院 的先例和FRE 104(b),东利公司必须在法院接受关于Strategic的诉讼资助者身 份的证据之前,以优势证据提出⾜以⽀持这些事实的证据。东利公司并没有这样做。


11 例如,在审判中。战略公司将证明郭在中国国家安全部中的升迁是通过帮助中共官员获取其他中共官员 的罪证。ECF 273-18(Ex. PP. Gong Tr.)66:14-67:20。郭有时声称,他之所以来美国,只是因为他的赞 助⼈--⼀位中共著名官员--被卷⼊了中共其他官员颁布的反腐运动。ECF 273-18 (Ex. PP. Gong Tr.) 74:19- 75:17。


此外,任何企图利⽤审判来发掘东利有限公司的最新直觉的尝试,随后⽤ 筛选出这些发掘的成果,⽤来印证东利推理链中的每个环节, 都是不适当地拖 延和延⻓审判时间,浪费时间,使问题感到困惑,并不必要地累加证据。《联 邦证据法》第403条授予法院有排除相关证据的权利,如果它的危险远远超过 了证明价值。《联邦证据法》第403条, 鉴于 “将证据与最终要证明的事实联 系起来所需的推论链 “过⻓” 12,任何关于资助战略公司(Strategic)诉讼的⼀ ⽅或多⽅的证据的证明价值都很低。另⼀⽅⾯,探讨⼀系列在发现过程中没有 解决的最后⼀刻的直觉将造成 "审判中的审判"--通过批准战略公司的诉讼请求 可以很容易地避免这种情况。


3. 根据《第⼀修正案》,第三⽅出资⼈的身份是独⽴的不予受理的。

尽管具有相关性,但《第⼀修正案》禁⽌披露任何资助⽅的身份。个⼈在 法院起诉和辩护的权利本身就受到《第⼀修正案》的保护,因为它是所有其他 权利中最保守的权利,是有序政府的基础。Colombo v. O'Connell,310 F.3d 115,118(2d Cir. 2002)13。 到那时,如果没有诉讼出资⼈,没有当事⼈被 ⽋款,也没有被深陷其中的判决债务⼈阻扰,可能会降低或没有能⼒追索其债券。在有关于国际⽯油交易有限公司Oil Trading Company, LLC), 548 B.R. 825, 835 (Bankr. S.D. Fla. 2016)。由于郭⽂贵的强⼤战⽃⼒和对复仇14的执 着,批准任何东利公司的“不寻常的请求”命令

United States v. Meislin, 108 F. Supp. 3d 38, 45 (N.D.N.Y. 2015)(引⽤United States v. Curley, 639 F.

12 3d 50, 57 (2d Cir.2011) 战略公司的正当程序权利也会受到影响。⻅Harbec v.United States,No.5:19-CV-612020 WL

13 4729065, at *10 (D. Vt. 2020 年五⽉ )

14 本案的证据将表明,郭某的⼈脉关系在本案诉讼之外还参与了对战略公司的负责⼈和证⼈施加压⼒和报 复的活动。就是说,郭的合伙⼈史蒂夫·班⻰(Stephen K. Bannon)要求迈克·沃勒(J. Michael Waller) 的雇主将他从⼀个著名的组织中开除,声称他读了沃勒的机密证词笔录。ECF 273-58 (Ex. OOOO, Waller Declaration), at ¶¶ 2-3; ECF 272 at 20-21 n. 126. Sasha


以获得提供资助者的证据都可能会阻⽌该资助者继续为诉讼提供资⾦。没有诉 讼资助⽅,战略视ᰀ咨询公司(Strategic Vision)这样的实体常常会丢掉诉诸 法院并为⾃⼰辩护的能⼒,因为实体不能⾃⾏诉讼。


披露也侵犯了出资者的宪法权利。 《第⼀修正案》保护诉讼资助⼈的身份, 资助⼈与诉讼⼈是⼀种政治联系,该联系会因强制披露和由此产⽣的骚扰威胁 ⽽受到恐吓。参⻅NAACP诉阿拉巴⻢州,357 U.S. 449,460(1953); NAACP诉Button,371 U.S. 415,433(1963); Nat’l Org. for Women 诉 Terry,886 F.2d 1339,1355(2d Cir. 1989)。披露会惊吓并有可能终⽌ 战略 视ᰀ咨询公司与任何第三⽅出资者之间的政治联系。郭⽂贵是多产的报复者。 郭的报复策略经常涉及对敌⼈的反CCP善意进⾏诽谤。这种骚扰模式通过在中 国鹰派和中国异议⼈⼠群体中播撒⼲扰和恐惧,继续冷落反中共的社团和⾔论。 如果允许东⽅利润有限公司 使⽤审判来确认为战略视ᰀ咨询公司辩护提供资⾦ 的任何⼈的身份,法院将为郭⽂贵的下⼀个受害者提供标靶。任何此类出资者 均享有受本法院保护的《第⼀修正案》权利。




结论

基于这些原因,战略视ᰀ咨询公司的诉讼程序动议应予批准。

——————————————————————————————————

龚是郭的背景和⾏为的᯿要⻅证⼈,接到了郭的⼀个⾮营利实体的总法律顾问的电话,错误地告诉她,她 不应该遵守传票。 ECF 273-18( Ex.PP, Gong Tr)25:8-27:23。 战略视ᰀ咨询公司 的负责⼈沃勒 (Waller)及其律师均根据本案中的诉状被起诉诽谤。 郭⽂贵诉战略视ᰀ咨询公司US LLC等,索引号 157538

(纽约州最⾼法院,2019年),https://iapps.courts.state.ny.us/fbem/ DocumentDisplayServlet?documentId=kohQ2aQe/5OdIdww75vkLQ==&syste m=prod。在此之前,沃勒 曾因个⼈身份诉讼和财务崩溃⽽受到私下威胁。 ECF 127(战略视ᰀ咨询公司对东⽅利润有限公司的第 ⼆次追加投诉的反诉和反诉的补充)在第85段。最近,郭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派遣了缠扰者骚扰他的对 ⼿,包括中国的持不同政⻅者。⻅Ex. 1, Dkt 1, Xiqiu(Bob)Fu诉Guo Wengui,No.7:20-cv-00257 PACER(W.D. Tex,提交于2020年11⽉12⽇)。



2020年11⽉13⽇

谨此提交,

格雷夫斯·加雷特有限公司

(签名)/ Edward D. Greim

Edward D.Greim,#4240172 1100 Main Street,Suite 2700, Kansas City,MO 64105

电话:(816)256-3181;

传真:(816)256-5958 ; edgreim@gravesgarrett.com

律师/辩护律师


服务认证

兹证明,在2020年11⽉13⽇,上述内容通过法院的电⼦案件备案系统送达所有备案律 师。 (签名)s / Edward D. Greim 被告/反诉律师



Case_1-18-cv-02185-LJL-2
.pdf
Download PDF • 260KB
主文件
.pdf
Download PDF • 177KB
附件
.pdf
Download PDF • 696KB


11 次瀏覽

© 2023 by Copywriter CV. Proudly created with 京都富士會

  • Gnews
  • GTV